生活在常宁,爱上常宁论坛! 广告服务

 找回密码
 免费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3756查看|5回复

横塘四月天(转)---蓬塘

[]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28 22:54: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是写家乡的,文笔不错.好有感觉,就是跟我幼时在家乡的生活一样,很有共鸣.难得,所以转载!

横塘四月天
文/龙卉衡



     在任何的地理版图上,我要说的这个湘南小镇其实叫蓬塘。这里称之为横塘,一是当地方言里两词发音雷同,二是取其意象——凌波不过横塘路是贺铸的绝妙好词;苏州的横塘曾是唐伯虎栖居之所;而妾家住横塘的苏小小更是风华绝代怨煞王孙。
    横塘归来后,我曾对自己附庸风雅地妄自更改此处地名而深为不安,直到在天涯煮酒论史论坛读到杖朝耆老行天涯的萧一湘老人在那篇《洪武血洗考》的考据之词才豁然开朗。
  《龙氏宗谱》记:“洪武血屠本邑洗刀,半亩方塘尽染为血色。”
                    ——引自萧一湘《洪武血洗考》
    据说六百多年前洪武血洗之时,该邑一方池塘为刽子手洗刀所用,塘水尽染为血红色,故得此名。如果萧老的考证无误的话,蓬塘称为横塘之说完全成立,最不济也该称为红塘。因在本地人话语里,红横二字读音确实毫无半点差别。事实上,在我记忆中,幼时墟集时日,故老乡邻均以红塘洲赶场或红塘赶场唤之。
    格非在《青黄》里寻访九姓渔户时曾援引埃利蒂斯的诗说:树木和石子使岁月流失。在这里,我无意求证横塘六百年来光阴变幻荣誉兴衰——就连那口命名为“横塘”或“红塘”的池塘,也在当地人的语焉不详里已近湮灭不可考。问及关于池塘的话题时,他们列举着一连串水库的名字:蓬塘水库、马冲水库、官庄水库......这些都是上个世纪某个特定时期大兴水利时的丰功伟绩,所以他们话语中洋溢着人定胜天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我摆弄着相机在新近修筑的贯穿横塘全镇的水泥马路上闲极无聊溜达时,有人凑过来跟我说,你到底要找什么呢?大香樟树下那片龙姓人家的村庄名字就叫帮军塘,村东那口塘是当年军民共建时挖掘的呢。
    哦,香樟。横塘也有自己的香樟,不只是某剽窃者的上海。但关于池塘的记忆似乎已经在当地人的脑海里完全干涸了。横塘已无塘,荷花飘香蛙鸣如鼓甚至洗刃江湖半塘瑟瑟半塘红都成了过往。岁月流失,无人陪感动,横塘路,寂寞当年箫鼓。
  二
                          紫云英的故乡
                          有我外婆的家园
                          我牵着小狗小猫
                          一起逛春天
     ——龙吉
    这是好多年前龙吉上初中时写的一首诗里面的句子。龙吉说,咱一起回乡去看紫云英吧。于是,就回去了。如果你觉得龙吉这个名字出现在这里比较突兀,那么我可以简单交代一下她的身份:她是我姐。
    紫云英,在横塘只被称为草紫。陌上花开紫云英,往昔横塘的四月天里,田间野地里总是蔓延着一大片紫云英的花海,间或有一垄金黄翠绿的油菜花点缀其间,整片田野都浸染在的令人心醉的花香之中。
    陌上发花,可以缓缓醉矣。这句话不知出此何处,却被古龙一再援引。醉是宜静不宜动的。但在我对横塘的残存记忆里,紫云英所带给童年的,是在阡陌交错间开遍的紫色中追逐的乐趣。孩子们总是带着不可抑制的喜悦在紫色花丛里奔跑,踩着脚下松软的泥土。
    鲜花大将军光明躺在杜鹃花海中,昆仑奴奔跑在花团锦簇中里。被花围困的生命如此多情。
    只是今天的横塘已经找不到紫云英了,作为农家绿肥的一种,在化肥日益兴盛之后,它渐渐淡出江湖,直至使用价值与观赏价值一起灰飞烟灭。沿着横塘芹泥雨润的田埂行进,尚未开始春耕的田地里芜杂生长着野草,一如已逝的外婆家的土砖旧宅门前空地杂草丛生。
   三
    在一个个村庄里游来荡去晃晃悠悠,在青砖灰瓦的祠堂门口找寻儿时刻下的印痕,在青苔滋溜的墙桓摩挲着自己的肚腩感慨似水流年。当我用相机对准祠堂边上假寐的那条乡间土狗时,它却突然醒觉过来在我镜头里定格了一个翻着白眼的阮籍范儿。
   
    横塘四月天,尽管紫云英已经无处可寻,也有一树一树的梨花开,也有南归的燕在梁间呢喃。
    在横塘游荡时总是能碰到一些亲戚或者本家,也总是被他们盛情邀请到家里吃用一种叫做“青”(此地方言读为Qiang,为横塘人清明祭祖时的供品)的糍粑。那些混合了当地人唤为“青”的野草和糯米粉的甘爽松软如旧情绵绵于味蕾时,我望见了横塘葱郁而苍茫的油茶山林,望见了自己漂泊不定不知所终的前世今生,也想起了在广州的潮州食府里吃过的一种叫鼠壳粿的糕点——实际上,它和“青”并无二致,只是换了名称换了处所让人顿觉陌生。
    四
    江南可采莲,横塘可采蕨。四月,正是青蕨在山上疯长的时令。越过人工水渠,就可以踏上油茶林间的崎岖小路进山了。
    午后的阳光透过油茶林在山路上晒下班驳的光点。山风拂面,清凉怡人。惟有溪泉怏怏地流着,在奔流到将尽未尽之处有人用山石垒出一口水井。井水阴冷冰凉,清澈见底,其中鱼儿皆若空游无所依。
    横塘的山其实不高,且颜色分明。据说年前一场山火毁了大半个林子,所以顶峰处是黛色的丛林,中间的山坡则像是梯田一样划分了几块,一片是山火过后枯黄的茅草从,一片是油绿的植物。山脚下的果园中梨花已过花期,虽然还未凋落却已无荼糜气象。低矮的灌木藤条缠绕,透着一股张牙舞爪的野性。
    蕨生长在靠近山顶的茅草从中,挺拔的枝杆上方蔓延出触手一样的枝叶,缠绕在一起很具魔幻色彩。厥的茎非常嫩,轻轻一掐立即折断。
   而茎断了却有碧绿色的汁液粘连着。如同藕断了丝却还连着,命断了魂却还牵着。

贴士
交通:衡阳市汽车东站、常宁市各车站均有到横塘(此处应作蓬塘)班车;或沿衡常公路于松柏岔路口处转到蓬塘小巴。
厚脸皮:这是对初春时节油茶树嫩树叶的呢称,可吃,有微微甘甜味。其中颜色越白叶片越肥大者越味美,反之则味涩。三月中旬开始长出,四月中旬凋谢。
“青”:当地一种叫“青”(白头翁草)的野草混合糯米粉蒸制而成,为横塘传统清明祭祖供品。先将“青”鲜嫩部分放入锅中煮至全烂。去掉草中水分,加入猪油再煮至水份差不多尽,在糯米粉中伴入“青”加入少许白糖。搅拌成湿团蒸熟。广东一带称为鼠壳粿。
老四:本人采蕨地点横塘马冲山脚果园承包者,热情和善,常赠送访客四季瓜果。
盘龙黄鳝:横塘著名农家小炒。捕四五月间插秧时节田间黄鳝,不开膛分切,直接整条入锅炒制。做成后的盘龙黄鳝,卷曲成型,首尾相连,色泽金黄,焦鲜味美。
发表于 2015-9-25 11: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
发表于 2015-9-25 11:4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给力,希望分享更多给力的帖子啊。
发表于 2015-9-25 11:53: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哈,支持下了!
发表于 2015-9-25 11:5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常宁论坛有你更精彩 ~!
发表于 2015-9-25 12: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APP
b6广告位招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